歐洲開放政府資料營 2011

2011.11.09

趁著要飛回去的空檔講一下 Open Government Data Camp 的感想(極短篇)。

我那場運氣不錯,排在第一天的上午,雖然環境很不適合(相當嘈雜)而且非常混亂(有 SXSW 的實戰感覺),但幾乎是全室爆滿,談的就是莫拉克風災的經驗。我把層次再拉高一點到 open data 的「天堂」只會在災難時出現的這個點。因為泰國最近大洪水,所以聽眾很快就抓到我想表達的點。講開放資料的這些團體跟災難防救的那一群有點距離(例如 CrisisMap, Ushahidi),所以我就利用台灣的例子,嘗試把兩個串起來。

由於「莫拉克」的案例實在太特別,所以十分多鐘講完後,陸續有南非、荷蘭、英國、盧森堡、德國、法國、摩爾多瓦和羅馬尼亞的人來攀談並且詢問諸多細節。相當大的比例認為這經驗應該多說一點,所以我答應了 http://www.ejc.net/ 的一位計畫協調人,近日會寫一篇比較長的文章給她,讓這經驗透過歐盟新聞傳播學院的體系再發散一次。

這次順便把青平台基金會和 opendata.tw 廣為「佈達」。不過類似的基金會和計畫在開放資料的領域不在少數,台灣各個城市的體質以及 ICT 環境有這個機會,但目前狀況仍然沒有什麼值得提的。不過至少已經讓歐洲這幾個單位有個印象,了解台灣有組織、計畫和人在弄這個東西,也算是欣慰。

直接進入主題。通常無聊的「國際會議感想」除了躺在陳年的出差舊卷宗裡,就再也不見天日,但我等諸君既然務求開放資料的精神,當然也要把 open data 的精神落實到實務上。此揭一系列就是落實的果蒂。

本次營隊(camp)主要由 Open Knowledge Foundation 所舉辦。但這營隊跟台灣平常所識之「營隊」有相當差距。「營隊」型態之活動所指涉為活動籌組以及活動的進行方式,跟參與成員是否德高望重髻髮斑白還是年輕嘻哈紅顏綠人,完全沒有直接關係。

我為什麼要自掏腰包去的原因很簡單:

一來,類似的非技術型社群聚會,鮮有台灣賢達志士參加。

二是,較為正式和知名度高的會議或聯盟聚會等,資策會等單位雖然早用國家資源長期豢養自家或產官學人士出席,但風潮初起時的社群聚會,台灣官方或商業界多半萬斤身軀且嗅覺遲鈍,無視願等西風東漸之潮,待大腕發給門票入場時,局早已成,僅能啃食秣肉或淚泣為他人做嫁還要掛個「台灣之光」的狗牌。我等雖非有力人士,但鼻子還靈,行動體質良且好。去一趟演個小戲碼,花不了多少錢的。

三再,就是台灣在開放政府資料(open government data)也有薄弱和強大詭異的進展願景,在華沙現場若有機會報告,不失民際力量發揮。

四則,近來每年要到歐洲騎摩托車一次,波蘭曠野平千里,此季雖小寒陰霾交迫,但機不可失,仍執意 Honda CB 500 老車租賃前行。

歐盟副總理 Neelie Kroes 為此營隊背後歐盟勢力的領頭羊之一,至少 camp 開始的一段錄音致詞算是相當的有誠意。雖然後來被如 openlylocal.com 等實業家的 keynote speakers 三不五時消遣,但歐盟的六位輪值副總理當中至少有一位在 twitter 上活躍,且願意說出 open data 一詞,這就是開放資料正式進入歐盟政治的敲門磚了。當然有人提醒現在是關鍵,本次 camp 的社群氛圍和決議(如果有的話)將隱約昭示未來開放資料在歐盟各國的呈祥態勢,或是落入卷宗三十五年再起不能。

開場為 Rufus Pollock(Open Knowledge Foundation)創辦人、在歐盟協助歐盟副總理 Neelie 處理 Digital Agenda 事務的 Carl-Christian Buhr、Sunlight Foundation 共同創辦人兼執行總監 Ellen Miller、實業級的運動者 David Eaves,以及波蘭 Creative Commons 計畫之負責人 Alek Tarkowski。

事實這樣型態的營隊頗有趣。以參與者來說,你可以說它是一個嚴酷的試煉場。因為若參與者不善溝通且所代表的利益組織和團體無法引起他人興趣,那麼結果可能就落得僅能在旁邊喝茶裝忙,永遠是角落的那一個。飛過去參與營隊是否值回票價,就端看參與者的本事了,例如社交推薦度、代表組織名號是否響亮等。但營隊畢竟是營隊,不是正式場合,也不是在比誰的拳頭有多大。例如享譽開放資料運動的 data.gov.uk 前總監也在場,但他並不會比來自摩爾多瓦的記者更令人歡迎。微軟 Azure 平台負責 OGDI 的傢伙也要對聽眾負責,若是太弱會被台下聽眾轟的。

因此若有辦法,一定可以拿到相當有價的情報以及對於未來發展有益的社交關係。在場者多半代表者一方勢力,北從挪威協助當地政府處理開放資料的民間機構、或是德國慕尼黑市的政府開放資訊計畫評鑑顧問,還是到肯亞的資訊官員等,關係情報唾手可得,就看你準備好接取這些話題了沒。

所以我才會自掏腰包、投書議題,然後也拿到一點 Wikimedia Foundation 的補助前往。這些都是遊戲規則和形式,在營隊確認的時程較為緊迫之下,免不了自己跳下來處理還是比較快。若是再尋國內管道找補助,到來時可能已是2014年,此波風潮早過,對學研單位來說,進場剛好,但對靠著判斷浪進而潮倡議行動者而言,這種時序的落差是完全是阻力。

當然,遊戲規則、利益團體以及參與的形式是否有利於我們想進一步了解 open data 在歐盟諸國和城市的推展狀況,這是事前要好好調查。去這一趟要拿到什麼,雖然看起來跟商業毫無瓜葛,但心理會有想拿到的東西。這是每次去參加會議或是營隊前的基本要求,簡而言之就是效益的評估和利益取得的來回驗證。這套手法在資源相對缺少,或是所代表的團體相對弱勢的狀況下,需要更精細的盤算。

首場一個半小時的揭幕式,由五位主持人輪番上陣演講。每位不超過十五分鐘,這也是多場社群活動在實證後所得之最佳簡報時間。事實上五位講者講什麼我全忘了,但每位所代表的角色以及會場的氣氛,卻是可以嗅出不少氣息。隱約只記得好幾個歐盟國家、城市,或是基金會在當日和十月底之前將陸續發表與開放資料有關的「作為」。 Open Data (Government) 的倡議不過幾年,但卻能有一股隱藏的力量在推動著。 這些作為可能是 open data portal (資料入口網)上線、open data license (開放資料授權)草案出爐、政治獻金資訊透明化草案列入歐盟大會討論議程(10月25日?)、哪個建基於開放政府資料的服務要測試... 等。或是如西班牙政府本月才釋出的公共資訊再利用草案,還是各國權責單位紛紛在美國國務院的號召下,表白謹尊開放政府的立場(Open Government Partnership)。 有一個熱烈的氣氛在環繞著,至少相較於去年的第一屆營隊,這股風潮在檯面上已經是相當活躍。

檯面上的活躍是一種可以善用的情勢,至少我們可以看到台北市政府也在毫無預算的情況下,接受微軟 OGDI 和 Azure 的方案,推出 data.taipei.gov.tw。先不論背後狀況為何,我們在 opendata.tw 也談到了一些看法,但諸君或許不知,新加坡的 data.gov.sg 也是用同樣的解決方案。

以上訊息都是在會議第一天第一個半小時的部分觀察。但這些訊息要成為系統性的資訊,然後落實到本地的作為,前者其實也不是很難,但需要有智庫型的團隊來承接,也可以運用網路協作體系來進展。後者顯然需要投注更多,這包含開發社群關係的營造、基金會運作資金的準備、團隊的招募、志願體系的籌備、媒體關係的搭理、以及不少事務要拉進來考量。

主談幾位完畢之後,我急忙移動到另外一個區域,準備我的分享場次。第一位談的是出口信貸貸款(Export Credit)以及透明度(Transparency),這名詞我似懂非懂也是完全外行。不過主講 Pranay Sinha 曾在 UNDP 負責建置 Web 系統,系統目的是揭露印度政府接受外援資金的走向狀態,所以經驗別外特殊。

其後是 Data.gov 的福音傳播者 Jeanne Holm,她也是 NASA/JPL 的主知識架構師,談的是 Data.gov 背後的故事。與其說是背後故事,倒不如說的是十分鐘快速了解 Data.gov。在我的了解之中,Data.gov 的主要目的在於促進資料開放的生態圈,而不是單單的強調開放資料這件事。促進的作法很多,而 Data.gov 的網站是具體的實現之一。Data.gov 的討論並不在少數,後起的各國國家級資料網站,也多半以 Data.gov 為雛形而發展,加入這場競相建置國家開放資料網的比賽(如本週的西班牙),但此時問題就發生了,因為所謂的開放資料網並不是唯一的目的,但有些如新加坡和台北市等地的政府,在內部的討論和評估報告內,多半會以美國的 data.gov 和英國的 data.gov.uk 作為建置的參考範本。再加上由於處理開放資料(open data)必然無法避開時髦的 “Big Data” 討論。而 Big Data 的領域也因為有不少商業公司在技術應用的層面上關注,因此得以開展並連結非純粹技術面向的討論,例如資料授權、隱私處理、以及開放發展(Open Development)等。政府的手上雖然有如此龐大的資料,但在資料的廣義處理上,肯定早已面臨不少問題。

Data.gov 採取的途徑顯然並非省事應景,就算是,其規模也是大的出奇。這 Data.gov 隸屬 Open Government Initiative(開放政府措施)的一環,根據 Jeanne Holm 於當日的簡報,我們看到了五個要點:

  • Gather data 匯集資料
  • Connect the community 連結社群
  • Provide an infrastructure 提供基礎架構
  • Encourage technology developers 鼓勵科技開發人員
  • Gather more data 匯集更多的資料

怎麼樣?看起來應該是很容易了解,不是嗎?一點也不像是一年需要花費數十億美金的計畫。若是國內有公僕把此五點寫在城市或國家級政府開放資料網計畫的對外溝通簡報上,可能還會被主管嫌字放的不夠多。

Data.gov 相當的巨大,也沒有必要在 Open Government Data Camp 上一次問個清楚,反正資料都在網路上,有興趣的公民自然會找到了解和參與的途徑。我們繼續看看比較近期作為。在2011年9月20日當天,美國總統歐巴馬在聯合國理事會上,宣布了 Open Government Initiative 的 Action Plans:

  • Contribute Data.gov as a platform(將 Data.gov 以平台模式貢獻)
  • Foster communities on Data.gov(在 Data.gov 培育社群)
  • Launch International Space Apps Competition(開展國際太空 Apps 競賽)

前兩點值得討論。以第一點來看,所謂的 platform(平台)就是網路平台,這點需要特別注意。在我的經驗當中,國內不少的政府組織、非營利機構甚至是學研單位對於 "platform" 這一個詞有擴張解讀的癖好。歐巴馬這裡的 platform 指得就是技術平台,是可以和印度合作,釋出給各國有興趣組織將程式碼取回並且自行建構開放資料網的技術平台,而不是我們常在各種官樣文件中所看到的「產官學平台」、「產學平台」和「交易平台」。前者精準的指涉就是 open source platforms(開放源碼平台),後者本質上只是相當模糊的短期「遊戲規則」罷了。

而社群(communities)也有同樣的狀況,歐巴馬在 Action Plan 裡指的 communities 是不同領域的集合體,例如醫療、能源、法律、以及教育、研發和公共安全等。指涉範圍和 open source 愛好者所談的「社群」是不一樣的。

無論我們願不願意承認,Data.gov 已經達到了某種典範的程度。我書念的少,沒辦法很清楚的把一些概念的關鍵字從已發展的學門內拉出來,精準的描述這種重要性。但若是有人願意多看 Data.gov 在做什麼,可以從 Jeanne 這份簡報進一步了解。

簡報內提到了歷史上因為美國政府釋出資料進而創造整個產業的例子,一個是 GPS(全球定位系統),另一個是 NOAA 的氣候資料。你我的生活也因為有 GPS 在這幾年間開始有了變化。早期美軍的 GPS 系統,各國官方和民間根本不太可能拿的到。但在柯林頓政權的時代,美國國防部取消了對於民用 GPS 訊號干擾限制,於是民間廠商開始可以解析 GPS 訊號,拿到比較準的即時定位資料。再加上運算裝置的製造成本降低,腦筋動的快的業者大舉加入,在市場面的產品應用部分,例如手持導航裝置(Portable Navigation Device),不消幾年時間從少數幾家美國廠商寡佔,也突破了每年幾千萬台的出貨量(PND)。消費者終端售價也從七八百美金之譜,降到了一兩百塊 ASP(average selling price)的平實價格帶。在陸上運輸,若要導入車隊管理的運用方案,成本也大幅下降,成本支出落在 GPS 裝置採購比例也隨之降低。而每台出海的船舶,GPS 系統也成為了不可或缺的基本配備。2000年代中期後,智慧型手機搭載 GPS 晶片的規格也不再是前所未聞。你我的生活也因為 GPS 和定位服務的唾手可得,讓生活的面貌有了不一樣的轉變(想想 Google Maps 或是 Foursquare)。甚至還有兩個跟台灣可以扯上一點關係的品牌(GARMIN, Mio)也是美國 GPS 系統開放後民間的具體受惠者。

很明顯的,這是由政府帶頭開放資料而直接影響產業經濟和生活型態的例子,而 NOAA 是另外一個可以研究的實例。若在美國本土,我手上的幾台 Walkie-Talkie 可以收到 NOAA Weather Radio 的風暴訊息。當民眾遭逢異常劇烈天氣時可以提早獲得來自官方氣象衛星的第一手警告通知,以擬定災難撤離的動作。試想,對於沒有足夠資源可以發射或租賃氣象衛星的台灣民眾來說,若是暴雨即將來臨之際,我等民眾要如何方便且即時的拿到這些氣候資料?NOAA Weather Radio 的氣象產品內容、頻譜使用、發射台涵蓋率等,都和國家的氣象資訊在急難時是否可以為民所用,有著相當程度的依賴關係。

這就是歷史上的 open data,不是嗎?

近來幾個月,除了歐盟的架構研究計畫之外,美國也對於開放資料如何促進經濟發展的面向較為重要,至少拉到的更高的層級來討論。不少包裝為 open data 的應用程式開發競賽,目的並非鼓勵開發 app,成為世界的 app 開發中心,而是在民間和政府是否能夠因為政府主動釋出有價資料,透過各種手段(大獎賽為其中之一),促進新創經濟的發展,確保美國在網路經濟時代的競爭力,並且創造更多具有價值的職缺庫。比賽只是開放資料生態圈的一環,不是目的,更遑論是主角。

在這三年來,Data.gov 也釋出了些自我評鑑的數據。有些是針對聯邦轄下各單位的具體評鑑指標,但 Jeanne 的簡報內則是列出七項。它們分別是:

  1. 將資料從政府單位挖出來給民間(一顆星)
  2. 讓資料容易取得並且互有語意關連(五顆星)
  3. 提供簡單的視覺化方法
  4. 創造了解資料並且能應用的社群
  5. 連結中小企業、產業以及學研單位以鼓勵創新
  6. 與印度合作開發開放資料平台,並且釋出給其他國家參與
  7. 將經驗分享並且促使全球意識的進一步認知

當然,鸚鵡學舌看到 Data.gov 做什麼就做什麼,結果肯定是失敗的。但根植於資料開放後所創造的民主治理、公民治理、以及網路經濟型態的各種應用(implementation),顯然是 open data 可以帶來的具體影響。這也是 Open Government Data Camp 的特色,除了可以看到由上而下國家層級的力量所推動的觀點,也可以在後續幾十場的座談會上,聆聽各代表在自己的國度推展 open data 的具體實務經驗。甚至有幾個衛星活動,讓我們直接可以和世界銀行以及 Web Foundation 的代表們,針對未開發國家如何運用 open data 來達到 open development 的期待進行討論。類似荷蘭鹿特丹以及加拿大蒙特利爾市的一小搓開放資料「份子」也在營隊,隨時可以開放的參與及貢獻你對那個城市的期許。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