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十分鐘速寫,會議:INET Bangkok

2013.06 和印度 http://cis-india.org/ 的執行長 Sunil Abraham 交換很多心得,他也帶回從在伊拉克執行某 ICT 計畫的經驗。他提到:

  • 資料的供需問題:如何保持資料需求的成長?如何保持資料供給的穩定?
  • 資源的金字塔:社會資源的金字塔是大致可以透過財稅資料而解析出層次,但在印度,不少透過技術和巨量資料的角度,來切入開放資料的技術社群,通常多是著重在資料成分(數量和品質),但對哪些資料會真正影響到決策和資源的分配,卻是興趣缺缺。這是主要的罩門。 印度有十多億人並沒有上網的奢侈,請問開放資料要怎麼做?
  • 東南亞的透明組織和人權團體,在開放資料的發展上可以扮演什麼角色?有什麼角色是他們會拒絕的?

另外在 FTA 和 TPP 部分也有很精采的討論,例如:

  • 超級301和印度、加拿大與西班牙
  • 印度過去十年的智財收入(和支出)
  • 泰國和為什麼不急著簽 #TPP
  • FTA 和夾帶入(邊)境的資安議題(例如這一兩天的 PRISM 討論)
  • 多利益相關者模式在處理公共網路政策的難題(例如在印度上網人口不到10%人口)

至於我的部份就是和在座來自泰國、印尼、美國、柬埔寨等朋友的經驗分享,脈絡:

  • 一定要從自我的需求出發 (get personal)
  • 從需求開始,而不是從資料本身下手
  • 低資本 (low capital) 和高資本 (high capital) 的交互運作和導入時間點
  • PPP(公私營合作制)的重要性與挑戰
  • 如何在政策的上游影響政府的網路治理
  • 敏捷雛形、敘事能耐和拓展社群關係 資料、程式碼和經驗的捐贈,來作為突破 PPP 障礙的敲門磚
  • 在地視野與生活經驗(主要是呼應清邁那邊商會的 hackathon 作法)
  • 孤立其實是優勢,至少在開始的時候(呼應 opendevelopmentcambodia.net 和台灣的狀態),因為有機會紮很深的根

以上。

APKIC 速寫

2013.06

今天在 APKIC 分享和聽到的幾個重點,以及會後的一些雜想。全部都是和開放資料 (open data) 有關:

  1. 如何確信什麼樣的資料是來自於誰?如何確認聲稱是資料源的擁有者(不一定是人,可能是感測儀器)其聲稱為真?
  2. 透過本地(城市)資料開放的過程,讓當地年輕人對於公共資源、公共事務、以及公開的機會有更深的了解、感知和數位原生的近用管道。
  3. 續前話,從本地出發,從年輕人的需求開始,這樣一來或許可以比較快建立起供給和需求的節奏,以及鏈結年輕人日益雲端化的消費行為和社會的信任網絡。意即,雲端的社交和社會資源的實際供給,在東南亞仍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需要有些轉換的加速器(例如開放資料、開放發展),才能推升年輕人對於公共事務的熟悉度,進而轉換為推動民主社會和自我實現的基礎。
  4. 資料的開放不等於權力的開放。
  5. 資料開放後的成果,若要提高的使用率,或是提供更為友善的使用方式,那麼大多數的成果,並不需要以數位原生的型態出現。例如開放街圖 (OpenStreetMap) 所產生的圖資,可應用在任何需要紙圖的情境。
  6. 使用資料時,對於所謂正確資料的信任 (trust) 寄託,是建立在因為資料開放的過程相對透明,還是資料本身的來源,已經能提供足夠的信任感?
  7. 各地 CERT 的區域合作模式,對於開放資料運用於開放發展,有什麼啟示?
  8. 承 1,PKI 和 open data 的關係是?
  9. 從需求下手,從解決問題的角度下手,而不是從要開放什麼資料的途徑開始,所以這需要有一點社會經驗作為判斷的依據,也需要有人口組成的概念。例如,不是「每個人在所有的時間都是網民」這樣很基本的常識。
以上。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